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徽白癜风好根治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1:40:0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徽白癜风好根治吗,潍坊治好白癜风,托克逊白癜风医院,宝清白癜风医院,云梦白癜风医院,烟台白癜风初期危害,沂源白癜风医院

资料图:网络主播。 中新网记者 李卿 摄

  记者调查

  现状

  经历资本蜂拥而入、优胜劣汰、监管新政落实后,国内网络直播行业告别野蛮生长时代,于去年底拉开洗牌大幕。从爆发到洗牌,仅仅用了一年多时间。

  薪酬

  主播大都与经纪公司签约,凭借其雄厚的实力寻找成为网红的机会。但目前主播群体越来越庞大,要想成为网红实在太难。因此主播收入差别很大。

  盈利

  一般来说,公会(家族)、经纪公司从主播在平台中获取酬劳赚取佣金。对于公会(家族)、经纪公司来说,这笔生意看起来并不亏,但也没有那么容易赚钱。

  近日,梦想直播平台上多家经纪公司及主播联合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爆料,称今年2月1日到3月14日,梦想直播平台拖欠12个家族(公会/经纪公司)215名主播的工资,总计欠款高达484730元。在采访过程中,多名当事人表示要匿名,因为他们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辛苦钱。某主播经纪公司创始人王强(化名)记者表示,如果平台资金链有问题可以理解,但梦想平台还在大手笔烧钱做营销宣传。

  经历资本蜂拥而入、优胜劣汰、监管新政落实后,国内网络直播行业告别野蛮生长时代,于去年底拉开洗牌大幕。“直播行业从爆发到洗牌仅用了一年多时间,而梦想直播2016年10月底才进入直播行业,有点晚。”王强表示,“小平台的流量和用户不足以支撑一个直播APP的存活,于是就出现了公司给员工画饼,员工拼命扩展,导致出现管理混乱,直接的不良结果就是拖欠主播工资。”

  平台能力受质疑

  事件的转折点出现在2017年4月,部分家族发现主播还在继续播,但上一个月的款没有结。“当时给出的理由是,对接的运营员工私自签约主播,超过了公司限制人数,公司不知情没有办法支付。”一经纪公司负责人李丽(化名)回忆称,“严格意义上,上个月主播都是正式结款主播,打款也是公对公,对账单也盖了公章。这些主播有绝大一部分是继续播了2月~3月的,但对方并没有发出任何解约声明,就直接不承认2月~3月的工资了。”

  讨薪群里给出的截图内容显示,梦想直播方面表示,合格的签约主播要控制在300人以内,但对接的运营员工又谈了几个家族,这直接导致人数超标,而当时该运营员工认为合格率不会有那么高,所以并未担心主播超限制的情况发生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多名当事人透露,事件的矛头皆指向同一个人——梦想直播负责与家族接洽的运营负责人王晓红(化名)。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她。但她表示,自己因个人原因已经离职了。

  根据王晓红的陈述,梦想直播确实为播出结束后,月底结款签合同,当时赶上春节,所以延到3月15日。“当时我签了1200个主播,差不多有400多个主播是合格的。”根据她的回忆,从开播至今共签了2500个主播。对于公司给出承诺没有兑现反而不认账的事情,她表示,“我的上级没有不让我不签,即使我离职了,也做了工作交接,2月15日~3月14日这段时间其他运营都知道。”

  然而距离3月15日已过去近两个月,梦想直播平台拖欠的12个家族(公会/经纪公司)、215名主播的工资至今还没有到账。王晓红表示一直关注此事,“在走公司流程,这个月应该是可以结清的。”针对上述情况,部分公会家族表示,确实有对账,有些上周核对完了,准备开票,合同签了,但没有回寄合同,管理特别不规范。

  记者通过梦想公众号联系到梦想直播客服QQ,工作人员表示,“公司不存在欠款,都在结算中。”随后通过该客服人员联系到了一位梦想直播运营负责人,该人士表示,“由于一位离职的运营人员私自上主播,这批主播并非我们公司内部招聘,连合同都没有签,因此发生了未结款的闹剧。最后公司经过一致商讨,已经承诺结款,现在还在结款中,因为要重新补合同开发票,所以周期比较长。我们也向公安机关提交了此运营人员的种种行为,等待立案处理。”而对于合同未寄回一事,对方则称,“合同都到了那个运营人员手里,我们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,后来多次联系此人,电话已停机。”

  市场份额有水分?

  “说白了,我们这200多名主播带来的实际收入最多10万元,可是梦想要给近50万元补贴,所以眼看补贴太多,就故意找借口不给了。”王强做了个对比,“我有主播在梦想上热一(热门第一),22天500多元收入,同样的人在花椒直播一周不到收入3000多元,还没有任何热门推荐,所以我怀疑梦想的收入能力。”

  而根据梦想官方1月公布的数据,梦想直播的市场份额在大幅飙升,用户数量已达300万,日活跃用户50万,拥有10万多高颜值主播。

  “这个数据水分太大了,可以说,梦想部分热门第一主播,单月累积播50小时,收入才500元左右。而排位前三的直播平台,同等情况下,热门第一主播收入平均至少50000元/月以上,单个热门第一主播没有月收入少于万元的。这说明流量不够,至少20倍以上的体量差距,怎么跑赢?”王强认为,梦想大部分主播都没有办法做到收支平衡,烧钱维持不了多久,留给小直播平台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湖南根治白癜风的设备